欢迎来到U赢电竞注册网官方网站!
U赢电竞 > 电竞资讯 > WeFail:孙正义与诺依曼 谁错付了谁?

WeFail:孙正义与诺依曼 谁错付了谁?

来源:U赢电竞注册网 作者:U赢电竞

2018年10月3日,日本电信集团软银首席执行官孙正义在印度大诺伊达发表有关太阳能的演讲,他说:“阳光是众神的礼物。只要你有土地和阳光,我就能给你供电。”软银的愿景是成为技术和AI投资的先锋,全球资本市场都十分关注它。当时,孙正义承诺在印度太阳能基础设施上投资高达1000亿美元。

同时,在九个半时区以外,快速增长的全球办公室租赁业务公司WeWork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诺伊曼在纽约正庆祝近期来的公司成就。

这两人早在两年前,就已成为合作伙伴。当时他们关系良好,正在雄心勃勃地计划完成一笔200亿美元的交易,目的是买断WeWork的其他投资者,并为新的扩张计划提供资金。这个计划也意味着WeWork在长时间内不能公开募股,要避免外界对其审查。计划一旦成功,双方都能大大受益。这笔交易既可以成为孙正义投资领域的杰作,同时也可以让诺伊曼跻身美国杰出企业家圈子,与马克·扎克伯格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等人相提并论。

同时,在这个事件中,还有第三个人,就是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他是软银的最大投资者。两年前,他投入了将近一半的资本,即450亿美元,以支持创建孙正义旗下1000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在当时也为WeWork、Uber、DoorDash和字节跳动等世界上最大的初创公司提供了燃料。十月,萨勒曼公开表示他打算再提供450亿美元。并且,他还在沙特阿拉伯召开的沙漠达沃斯金融会议上,邀请了孙正义和诺伊曼。

接着,10月3日,《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卡舒吉在伊斯坦布尔的沙特领事馆内的神秘谋杀案件让萨勒曼受到牵连,软银受到质疑,导致该公司股价暴跌20%,市值缩水约200亿美元。

正是在这段时间里,由于重重压力,孙正义开始重新考虑对诺伊曼的报价。他和诺依曼都在争夺WeWork的最终控制权。传闻在圣诞节前夕,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告知他之前的交易计划停止。诺伊曼感到震惊和沮丧,但公司的运转仍旧需要现金流,于是他做出了另一项重大决定:2018年12月28日,他提交了文件,决定进行WeWork的IPO。

当时没有人知道,此举让WeWork覆灭的死亡时钟开始敲响。

2019年8月14日,已更名为We Company的WeWork发布了IPO招股说明书。由于该公司让人怀疑的管理决策历史以及财务状况不佳的公开文档,五周后,负面消息越来越多,诺依曼推迟了公开募股计划。一周后,他辞去了首席执行官的职务。在短短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他从准备庆祝650亿美元的IPO,沦落至被一家濒临破产的公司赶下台。

崩塌如多米诺骨牌,十分残酷。由于现金用完,它争先恐后地寻求新的融资,成千上万员工被裁员。对这些员工来说,诺伊曼就是一个背信弃义的坏人。最终,他在2019年10月下旬与孙正义谈判达成最终交易的一部分——退出董事会并放弃对公司的控制权。目前看来,孙正义损失最大,他必须扭转WeWork的局面。潜在的合作伙伴和投资者对他的判断提出了质疑:孙正义对诺伊曼的判断怎么如此不准?

这次的坍塌并不仅仅是一个亿万富翁的错误决策,它暴露了一个严重缺陷的系统内部,这个系统影响着全球数十亿人。风险投资曾经在全球金融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如今已成为公司和技术重塑人类生存几乎各个方面的主要力量,它影响着我们的工作、移动和生活方式。它导致投资者推动创始人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自己的公司,统治市场,扼杀竞争对手。在金钱迷恋和估值飞涨的推动下,企业家愿意遵守这种规矩。亚马逊、苹果、Facebook和谷歌设定了不惜一切代价赢得市场份额的标准和步调,甚至以牺牲人权、民主、隐私和公平为代价。

文中被采访者大多不愿透露姓名。在诺伊曼公开宣布他的IPO计划之前,我还两次采访过他。通过采访,他们向我展示了一个有魅力但有性格缺陷的人物形象,他势力强大的恩人以及他们之间奇怪而复杂的关系是如何陷入一团糟的。

初次相识

诺伊曼于去年冬天一个早晨讲述了孙正义和他的第一次见面,那是2016年1月,在一个名为Startup India的活动上,当时WeWork的估值为120亿美元,但营业地点不到75个,在印度都没有营业点。诺伊曼说:“他第一眼看到我,我正在台上发言。”诺伊曼穿着传统的印度服装,露出灿烂的笑容。

孙正义当时是来找投资机会的。一个月前,他宣布了计划向印度的一家初创公司投资100亿美元,并且他已经在支持一位年轻的企业家:Ritesh Agarwal。但是诺伊曼还是引起了他的注意。